开往欧洲和北美的货轮为什么不走北极?

先说结论:不是货船不想走,是目前条件还不成熟。但条件正在快速的成熟中,周边国家也早就在摩拳擦掌了。

以下几个错误结论很常见:

北极是一小块冰——大错

北极的航道不重要——大错特错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一小块冰”,你在谷歌地球看到的北极是这样的:

这个状态的北极,在今天的地球上是不存在的。你之所以在GOOLE EARTH上看到这样的“卫星图”,是因为谷歌偷了懒——它们只是用陆地的卫星照片拼凑了一个地球,而没有陆地的北冰洋地区,则被一掠而过了。

那么事实上的北极地区又是如何的呢?

这是2010年的北极地区模拟图,我们看可以看到,即便是在北极夏天海边融化最为严重的9月份,北冰洋依然覆盖有大片的海冰,尤其是其核心地带的永久冰层,可能已经有300万年没有融化过了。

当然了,日益严重的全球变暖正在改变这一现状,仅在2年之后的2012年,北极地区就已经变成了这样:

开往欧洲和北美的货轮为什么不走北极?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到了2012年,北极夏季的海冰已经萎缩的非常明显,俄罗斯沿岸的冰层已经不与陆地连接,加拿大北部的群岛之间也已经解冻,有了一定的通航条件。

根据目前的各种模型数据,绝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北极的海冰将不可避免的在夏季全面融化,这个时间节点很难预计,在2007年的时候曾有人预计最早在2016年北极夏季就将无冰——所幸2016年这一情况还未发生,但大家的共识是,如果全球变暖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本世纪内,北极在夏季肯定会全面解冻。

全球变暖造成的极地冰川融化,当然会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比如一些陆地——比如西伯利亚和格陵兰,北冰洋上的海冰融化,会造成全球海平面上升,马尔代夫以及图瓦卢之类的岛国可能就被淹没了;冰层融化之后,因为反射减少,会更加剧全球变暖的过程;还有一些被封冻在冰层中的古代病菌可能会带来疾病肆虐等等等等。但是仅仅从通航的角度来说,北极的全面解冻对航运业是一个重大的利好。这就是我们要谈的第二个方面,北极航道到底重不重要。

实际上,对北极通航的设想,并不是近几十年才兴起的。早在15世纪中叶,由于奥斯曼土耳其占领了小亚细亚、巴尔干和克里米亚地区,控制了东西方的商路,并征收重税,这一举措直接导致欧洲物价飞涨,尤其以亚洲香料、金银和丝绸等产品,价格暴增十余倍。为了打破这种局面,一些欧洲国家把视线投向海洋。我们熟知的大航海时代就这样来临了。哥伦布,麦哲伦,达伽马,朝着西方、南方驶去,发现了美洲,绕过了好望角,甚至完成了环球旅行。这些英雄被载入史册,更为全人类传颂。

但在历史的角落里,还有一批勇者,他们怀着同样的英雄主义热情,扬帆北上,许多年后,他们有的被冻成木乃伊,有的尸骨风化破碎,有的葬身鱼腹,更多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让我们记住这些英雄的名字:

1500年,葡萄牙人考特雷尔兄弟,试图打通欧洲到亚洲的北航线,一去不复返;

1594年,荷兰人巴伦支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北极航行,3年后被人发现死在一块浮冰上;

1610年,英国人哈德逊驾驶帆船从英国直达加拿大东北部,22名船员,9人冻死,5人被土著所杀,1人病死;

1725年,丹麦人白令受彼得大帝委托,探索亚洲的尽头,此后的17年里,包括白令自己在内的100多人死在路上;

1845年,英国人富兰克林经大英帝国资助,带领128名船员乘2艘新式蒸汽机船再度北上,无人生还;……今天,我们打开任何一张地图,都能看到这些伟大探险家用生命拓展的视界,巴伦支海,哈德逊湾,白令海峡……

开往欧洲和北美的货轮为什么不走北极?

航海家维塔斯·白令

死了这么多人,终于:

1878年,瑞典海军上尉路易斯.潘郎德尔率领国际探险队,首次打通了东北航线(大西洋经俄罗斯沿海诸岛,穿白令海峡到达太平洋的航线)。

1906年,挪威探险家罗德尔.阿蒙森(他更为人所知的壮举是第一个抵达南极点)驾驶47吨小帆船“约阿号”抵达阿拉斯加,打通了西北航线(大西洋经加拿大北部诸岛,绕过阿拉斯加穿白令海峡抵达太平洋的航线)。

理论上最为便捷的,通过北极点直接穿越北极的中央航线,至今无法打通。

这几条航线重要不重要呢?答案非常明显,简直太重要了。如果从我们中国上海往荷兰鹿特丹发一条船,需要走马六甲,跨越印度洋,小一点的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和地中海,过直布罗陀然后北上到达荷兰,需要走22天。如果是一条大船还没法从苏伊士运河通过,只能绕行好望角,则需要29天。但要是走俄罗斯沿海的东北航道,则只需要15天。如果我们从中国上海往伦敦发一艘船,传统上是走太平洋过巴拿马运河再横跨大西洋,需要走1.3万海里,走西北航线则只需要不到9000海里。无论是航程,还是时间,北极航道都比现有航道有极大的优势。那些说 “至于中国到欧洲,似乎北冰洋和马六甲距离差不多” 的人,我只能说“图样图森破”。

开往欧洲和北美的货轮为什么不走北极?

东北航线比传统的马六甲-苏伊士航线优势巨大

更重要的是,一条航路的开通,并不仅仅是有船通过这么简单。随着船只增多而带来的港口的振兴,对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比如我在武汉有10个集装箱要送去鹿特丹,难道要用一条小船装上这10个箱子直接开到鹿特丹吗?当然不是,我会把这10个箱子运到上海,这里还有常州、南京、宁波甚至青岛运来的箱子,都要去鹿特丹,我们凑够了一万个集装箱,装满一条大船再出发,这样更节约成本。上海,就是这些货物的集散地,大家的物流汇聚到上海,上海就是这条航线上的枢纽和物流中心, 这个经济原理可以这么概括:物流的中心一定是资金流的中心,资金流的中心一定是金融的中心;金融中心一定会派生出商业中心、生活中心、服务中心,还会带动周边形成一系列的生产基地和消费市场……所以上海仅仅靠着一个洋山港就可以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这是新加坡发展的套路,也是香港发展的套路。俄罗斯、加拿大和冰岛等一大票北极航线周边国家,会不懂这个道理?

开往欧洲和北美的货轮为什么不走北极?

这样繁荣的港口会给经济带来多么大的拉动,谁都能想明白。

但可惜的是,目前的北极航道依然不太好走。首先是通航的时间短,一年中只有极昼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出现勉强通行的航道,一旦进入冬季整个北极又会重新封冻;第二是航道危险,即便是海冰融化之后的航道,也经常有连片的浮冰,需要破冰船开路,要是遇到冰山,那就只能躲着走;第三是基础配套还不健全,沿线的一些港口无论是补给还是装卸能力都很欠缺;第四是一些技术困难,比如通讯、导航、保险之类的,通讯的话,过了北纬75度,就只能通过铱星系统联络(其他的卫星都不在这个角度上),导航的话,北极只绘制了9%的海图,保险的话,绝大多数保险公司依然认为北极航线风险过高不受理相关保险……

开往欧洲和北美的货轮为什么不走北极?

2016年的西北航道卫星图,可以看到部分峡湾中连片的浮冰,给船只通行造成了极大隐患。

不过,总有一天北极的海冰会全部融化,总有一天北极航线会有商业通航的价值,这一点大家都看的真真儿的,所以趁着蛋糕还没烤熟,几个北极周边国家已经挽起袖子未雨绸缪的撕起了逼。

以前这疙瘩穷的时候,谁都看不到眼里,但有利可图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比如加拿大就很牛,两面开工,一边和美国争波弗特海,一面和格陵兰争林肯海和汉斯岛。

俄罗斯胃口更大,除了和美国争夺白令海的领海区域,还单方面宣称洛蒙诺索夫海岭是它的大陆架延伸——这是一条从俄罗斯沿海贯穿北极直抵格陵兰和加拿大的海底山脉。为了支持这个说法,普京大帝亲自坐着小潜艇潜到海底,在洛蒙诺索夫海岭上插了一面钛合金的小旗子。加拿大和丹麦(格陵兰)当时就表示不能忍,要不是打不过,早就揍他丫的了。

为了解决这些航路、领土纠纷,北极周边8国(俄罗斯、美国、加拿大、丹麦、冰岛、挪威、瑞典、芬兰)在渥太华成立了北极理事会,负责协调这些问题。一些利益攸关的国家,比如中国、韩国也积极加入进来,成为观察国。

总的来说,北极航线的开通,在近代的人类史上,肯定是数的着的大事件,它将要改变的的不仅仅是物流航运,更会深刻的影响世界经济版图。我们大多数知友,都有机会在有生之年见证这一历史进程。

  • 开往欧洲和北美的货轮为什么不走北极?已关闭评论
  • 1,59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1日 下午 12:10:34   所属分类:百科冷知识
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