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怎么研究鸵鸟,这能看你的思维差异

一、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好玩的段子,说的是法德英三国人思维的差异。

段子里,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去上帝那领任务,上帝交给他们一个崭新的课题:如何研究鸵鸟这种奇怪的动物。

法国人的研究方式是,去动物园来一次郊游。郊游时正好下了小雨。在雨中,他打着伞观察鸵鸟,欣赏它神秘的身姿,用面包喂了一下它。他还和管理员交谈甚欢,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回来吃了一顿法式大餐后,他就开始写自己眼中的鸵鸟了。文章是一篇辞藻华美、见解独特的随笔。但是通篇都是去看鸵鸟时的感受,包括雨中心情和对管理员的情感。

德国人的研究方式不同。他不去动物园,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书房里怎么研究鸵鸟呢?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德国人要首先排除情感的干扰,从理性的角度思考鸵鸟这个概念。他考察几大重要命题,比如,我们是否能够意识到鸵鸟的存在,我们如何理解鸵鸟这个实体,我们如何定义鸵鸟的属性。最后他完成他的研究大作——《鸵鸟的纯粹理性批判》。

英国人怎么研究呢?他不像德国人,只在书房思考鸵鸟概念的可能性;也不像法国人,只去动物园做次充满兴致的郊游。他带好帐篷等野营设备,去亚非等地沙漠考察。他去了很多的地方,调查当地人怎么看待鸵鸟,以鸵鸟本身的生活习性。英国人考察回来,带了很厚的笔记,内容细致丰富但很难读。他没下一个明确的结论,因为每个鸵鸟都有差异性。

看了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的研究成果,上帝安排法国人做了文学家,投胎成了卢梭;安排德国人做了哲学家,投胎成了康德;安排英国人做了博物家,投胎成了达尔文。

这个段子挺有趣的,也反映法德英的思维差异。

法国人比较感性,注重自己感受,表现在文章中,就是形容词多,充满了各种抒情。

法国人性格浪漫随性,喜欢开展群众运动。18世纪,卢梭的启蒙思想深入人心,掀起了波澜壮阔的法国大革命。

在革命浪潮中,文学家成了革命家,街头演讲是拿手好戏。文人的多愁善感,激发了大众的情感。人们的激情被释放了,狂热、冲动、激情澎湃。凭借自由的名义,人们可宣泄任何情感,蔑视任何秩序。于是,运动一个接者一个, 大家互相争执、相恨相杀,在情绪冲动下陷入政治狂热。 。

可运动过后呢,是一地鸡毛。 旧秩序被撕成了碎片,新秩序却始终难产。 人们为理想厮杀了半天,问题还是没得到解决。大家感到很受伤。

同样的事情,在法国发生过多次。19世纪,无政府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催生巴黎公社。20世纪,存在主义和解构主义引发1968年法国革命。 哲学思想为革命提供武器,革命却没有丰硕果实。法国人也陷入深深的忧郁中。

德国人比较理性,注重理论体系,表现在文章中,就是名词多,充斥对概念的证明。

德国人性格严谨偏执,喜欢哲学思辨。康德的古典哲学,深深影响了德国人。德国人各个领域的行动,都带有哲学思辨的烙印。

军人克劳塞维茨写作《战争论》,就受康德哲学体系启发。书中设想了完美理想的军事境界,为战争计划提供理论指导。他 提出绝对战争的观点,就是要彻底打垮敌人意志。为此要找到敌人军事的重心,开展决定性会战一击而胜之。

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影响了数代德国参谋军官。 一战前,在克劳塞维茨战略哲学的指导下,德国总参谋部开始设计战争计划。他们雄心勃勃,十年磨一剑,设计周密的施里芬方案。方案准备调重兵大迂回,利用强大的右翼兵力,将敌军彻底围而歼之。

但在战争中,完美方案遇到现实意外。德军的补给输送,无法保证迂回大军。迂回地区的抵抗,也比想象的要强。原有方 案又非常完美复杂,他们无法有效开展修正。德国人傻眼了。士兵疲惫不堪,战斗力大降。结果, 德国受挫于马恩河,在消耗战中战败。

这样的错误,德国人犯了多次。一战后,德国人拥抱民主共和,制定了最完美精巧的魏玛宪法,却没有阻止希特勒上台独裁。二战中,德国人独创闪电战理论,却没经受过俄罗斯的“严寒”。 德国人强迫症式的完美体系,却在现实检验中充满脆弱,很容易陷入震荡而瓦解。

英国比较实际,注重各类经验,会尽可能收集各类资料,避免在文章中下武断定论。

英国人性格温和平淡,青睐实际经验。以达尔文的演化论为例,渐进演变是核心观念。

他们不像法国人,急着搞运动,砸烂旧世界。他们也有过英国革命。不过,发现革命后秩序太乱,他们就把国王请了回来。结果请回来一看,复辟的国王不听话,他们就想法换一个国王,但是王国体制还保留着,这就是光荣革命。

有人说,这是换汤不换药。但他们的观点是, 关注眼前的具体问题,在原有框架中解决完善,而不是贸然提出新体系。

他们也不像德国人,保守僵化刻板,保留旧有的完美体系。他们理解接受变化,但要通过经验判断。他们也不喜欢激烈的革命。,而是倾向小幅度变革,逐渐变异中稳步前进。 就像达尔文演化论说的,一切大进步都从小变化开始。

无论是解决问题还是改革社会,英国人倾向广泛搜集资料,进行综合的整理判断,来获得对世界的真正理解。 在资料研究中, 他们重视事物的差异性,提倡兼容并包的态度。这也英式自由主义的基础。

依靠这种思维方式,英国人避开了法国人的冲动,绕过了德国人的偏执。他们开始了宪政改革,启动了工业革命,战胜了欧陆各强国,成立了日不落帝国。

英国人把这一套思维方式,总结为了经验主义哲学,并有美国人所继承,发展为实用主义哲学。

三、

什么是英国的经验主义?什么又是美国的实用主义呢?

英国经验主义的集大成者,是英国思想家休谟。他把自己的研究范围,定义为人性科学,包括人的认识、推理、情感、道德、兴趣、行为和关系。而研究人性科学的方法,只能是观察和经验。

换句话说, 人性科学是经验科学,不接受抽象概括的假设,只讲究切实的经验证据。

重视证据,信任经验,这是 休谟思想的两大核心。

在经验主义的指导下,休谟考察了我们的各种观念,质疑了我们各种形而上学概念。

对于古典哲学中的灵魂概念,他认为没有实际的经验证据,只是基于人类的想象法则。

对于因果推理,他认为本身不存在逻辑必然的证据, 而只有所谓心理习惯的证据。

他也考察了上帝存在的各种证明,认为没有一个是可靠经验验证的,宗教只是起源人的生活情感,起到道德和秩序上的社会功能。

总之,他认为,没有经验证据的哲学概念都是值得警惕的,但对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经验要保持敬意。他保持温和怀疑主义立场 ,反对各种偏见和独断,尊重生活理性和经验习惯。

他说: “理性虽然不能驱散这些疑云, 可是自然本身却足以达到那个目的,把我们的哲学的忧郁症和昏迷治愈了,或者是通过松弛这种心灵倾向,或者是通过某种事物和感官的生动印象,消除了所有这些妄想。我就餐,我对弈,我谈话,并同友人玩乐,而在经过三四个小时的娱乐之后, 我再回到这些思辨上时, 这些思辨显得那么冷谟、牵强和可笑,以致我发现再也无心继续进行这类思辨了。于是,在这里,我发现自己绝对而必然地决心要生活、谈话和行动,正如日常生活中的其他人们一样。”

你会怎么研究鸵鸟,这能看你的思维差异

英国的经验主义,影响了美国的实用主义。美国思想家兼心理学家詹姆斯,在20世纪初提出实用主义原则,一切哲学思想从实际效果出发。

他认为,思想的功能是产生行为习惯。为了确定思想的真正意义,我们需要观察它带来的习惯。哲学家应该观察不同观念的实际效果,看看它们之间有无实质的区别。 只有一个思想或行动的效果,和其他思想或行动有明显区别,它才是真实、实际和好的。

比如说,从实用主义的观点,上帝存不存在,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只需要关心的是,信仰上帝是否会让我们生活不同。

詹姆斯的实用主义原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呢?

它告诉我们,没有什么绝对抽象的真理。我们对真理的理解,依靠它带来的效果。有关真理的信念,是随环境变化的。我们的真理信念,只有助于我们总结过去经验,然后找到通往前方的道路。这意味着, 即使是我们曾坚信的真理,也只是我们行动的拐杖。我们要用他摸索道路,而不是成为祭品背在身上。

实用主义没有任何偏见教条,欢迎任何假设和证据,只要能证明有更好的效果。实用主义也反对激烈革命。 对一个人来说,所谓的激烈革命,就是放弃以前的一切。实用主义认为, 我们可以从老的信念过度到新的信念。而接受新思想的同时,旧的观点也有所保留。新思想只是我们思想变化中的中间调和者。

四、

从哲学观回到我们的心灵,可以更好理解思维观的差异。

有的人的心灵,属于法国类型,情绪为重,经常会被各种情绪驱动。但他们也经常会因为情绪产生各种烦恼。可能因为一件小事,他们会激动愤怒。他们根据自己的心情,来定义生活中的一切。如果事情顺心,他们浪漫活泼,反之烦躁冲动。

法国类型的人,可能倾向反叛,推崇感性的决裂。但是反抗不是最终目的,决裂也会带来伤口。这些伤口会更加影响情绪。 特别是他们的情绪,像走马灯一样变化多端,把自己也转得晕头转向。飞扬和落寞的情绪,会不时间杂进行。敏感忧郁可能成为他们的宿命。

有的人的心灵,属于德国类型,思辨为主,以各种概念为生活导向。他们情绪冷静自制,但易陷入概念泥沼中。他们的思维也会比较僵化固定,他们用很多概念和理论,来界定自己眼中的世界。 相比易冲动的法国类型,他们的心灵太保守和稳固了。

德国类型的人,可能倾向守旧,困在原有的世界。那个世界精致严密,却深深束缚了他们。 过多的压抑和控制,可能导致极端的失控和爆发。他们容易不由自主的愤怒和焦虑。控制和失控,焦虑和愤怒,这些矛盾在他们身上存在。强迫人格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标签。

前面两类人的心灵,顺着自己情绪和想法,却被它们驱使和困扰。他们的情绪和想法,成了对抗自己的工具。

更合适的方式,属于英国类型,实践为主,以实践的效果决定取舍。 他们对所有的经验证据,抱着开放欢迎的态度。他们的思维比较活跃,他们的情绪也比较平和。这个世界可能不是他们想象的,但他们愿意开放和尝试。在尝试中,他们也在完善自己的经验,塑造自己的行为习惯。经验不是一成不变的,习惯也不是难以改善的。他们有足够的信心和动力,能够循序渐进的前行。

你会怎么研究鸵鸟,这能看你的思维差异

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中的经验专家。 我们都在自己的生活中,形成了各种应对经验。这些经验都是有用的。当然,它的用处,也随着时间和缓解有所变化。比方说,在有些事情上,我们会 隔离 自己的情感,避免自己焦虑和愤怒。在有些问题上,我们会不想让自己快快长大,让自己 固着 在某一心理发展水平。在心理分析术语中,这些都称为防御机制。防御机制也是一种适应,但是这种适应是基于过去环境的,带有一定的僵化和敏感情绪。我们要做的事, 让防御机制灵活化,增加自己在生活中的韧性。

这种生活中的韧性,很大程度来自思维观。经验主义或实用主义的思维,可以作为我们的参考框架。 我们的心灵不是永恒不变的,它一直开展着复杂的变化。变化可能是成长,也可能是退行,或者会是偏离。我们需要平静看待变化,坦诚接纳自己的变化,努力促成积极的变化。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应对各种挑战和障碍,我们需要更好理解和看待自己的问题。 这不意味着彻底否定自己,或者按照概念塑造自己。相反,自己的原有经验,可为成长提供启发。在开放经验的基础上,变化会一点点发生。

学会接受不同的观点,学会换个新角度看待问题,同时也用证据去证实假设,用实践来修正计划。我们可能没有丰富的才情,我们可能没有深奥的学理,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生活中的经验专家,我们在自己的生活中解决问题,获取自己的经验,运用经验指导生活,计划人生。

作者简介

罗林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北京大学应用心理学硕士

主要受训背景:

1、2012年 二级心理咨询师 杨瑞凤/李敏/陈锡林/赵海园

2、2013年心理动力学培训 李敏艾丁心理

3、2015-2016年精神分析技术与策略NathanSzajnberg

咨询风格:

亲切、理解、敏锐

咨询寄语:

我们讲述自己生的困惑,心的故事。心理咨询师陪伴在你身边,做你人生的倾听者,心灵的守护者。

擅长咨询领域:

压力管理、情绪调节、人际关系、神经症与人格障碍、创伤治疗、生涯指导

你会怎么研究鸵鸟,这能看你的思维差异

  • 你会怎么研究鸵鸟,这能看你的思维差异已关闭评论
  • 97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1日 上午 11:52:53   所属分类:百科冷知识
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