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话说这上古时期,神农氏尝百草时就顺道尝过了茶。

好奇的他发现,这种绿色的小叶片其实是一味良药,

有清热解毒、提神、醒脑之功效。

于是他把这记录在《神农本草》中:“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 之”。

这里的荼,就是茶。

为何这么说呢?《衡州图经》有云:“荼陵者,所谓山谷生茶茗也。”

这里的荼陵,就是今天湖南的茶陵,此地以产茶闻名。

在神农氏的带领下,先秦时代的人民将茶叶直接放进嘴里嚼,以此解除一天之疲乏。

这是饮茶的第一形态。

到了春秋时期,人们从将枝条和芽叶从茶树上摘下,并放在水中烧煮。

煮沸后,将茶汤一饮而尽。

这种饮茶的方法,称为“粥茶法”。

杨华在《膳夫经手录》中写道:“晋宋以降,吴人采其叶煮,是为茗粥。”

所谓粥茶法,就是把茶叶和煮菜叶一样煮成菜汤。

这种茶叶“菜汤”味道苦涩,由此被称为“苦荼。”

到了西汉时期,人民生活有点好起来了。

苦茶那么苦,人家喝不惯了,

于是,就琢磨着怎么改良一下饮茶方式。

他们在煮茶时, 添加了“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等同煮,

依靠这些佐料和刺激性调味品的气味,来掩盖茶叶自身的苦涩,

但是究其本质,依然不过是加了调味料的菜汤罢了。

这种饮茶方式,和如今的擂茶颇为相似。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到了晋代时,人们不再煮完整的茶叶了,而是将其碾成粉末。

晋代的品茶大神杜育,就在《荈赋》中写下了美轮美奂的句子:

“惟兹初成,沫成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敷。”

这篇赋是极好的, 也是中国茶叶史上第一篇完整地记载,茶叶从种植到品饮的全过程的作品。

文中讲从环境、种植、生长以及到采摘时节, 还有劳动场景到烹茶、选水及茶具的选择和饮茶的效用等。

从这个时期起,饮茶之风逐渐进入了上流社会。

孙皓、桓温、左思、刘琨等,都留下了和饮茶有关的轶事。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到了唐代时,以茶叶粉末煮茶的风俗早已流传开了。

这种饮茶之法,被称为“末茶法”。

从此,饮茶告别了“粥茶法”的年代。

而“末茶法”又一路东渡扶桑, 到了日本后,被奉为至宝并一路发扬光大,称为“抹茶”。没错,你吃的抹茶冰淇淋、抹茶布丁都是这么来的。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唐代的茶圣陆羽在《茶经》中有云:

“末之上者,其屑如细米。”

又说:“碧粉缥尘非末也”。

可见此时的茶末虽然已经很细,但还没到细碎如粉的状态。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他还在《茶经》提到一种流传甚广的“煎茶法”。

即先在“风炉”上的茶釜中煮水, 待水微沸之后,将碾好的茶末投入釜心之中,

随即用特制的竹筴搅动,等到茶沫满溢之后, 将茶汁酌入茶碗中饮用。

煎茶的过程中,还需依照个人口感加盐调味。

使用这种煎茶法,饮茶时以舀出的第一碗茶汤为最好,称为“隽永”, 以后依次递减,到第四五碗以后,如果不特别口渴,就不值得喝了 。

煎茶法所用的“风炉”,是陆羽亲自设计的一种茶具。

其状如古鼎,有三足两耳,多为铜或铁铸造。

炉内为泥壁,炉腹有三具窗口,用以通风,是以称为“风炉”。

窗孔上分别铸有“伊公”、“羹陆氏茶”字样, 只因“伊公”伊尹是公认的烹饪始祖,开发出用鼎做饭的方法,而陆羽则认为在懂得生活方面,自己与他并驾齐驱。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唐朝时,人们还将茶叶制成茶饼。

茶饼的制作方法相当复杂, 分为“采”、“蒸”、“捣”、“拍”、“焙”、“穿”、“封”七道工序。

需要在春季的晴天清晨,趁太阳还没升起,露水未干之时, “采”下茶叶,放进专用的甑釜中“蒸”煮,随后,将蒸后的茶叶用杵臼“捣”碎,再把它“拍”制成团饼“焙”干,最后将茶饼“穿”起,“封”存。

唐朝拍制茶饼,必须使用相应的模具,称为“规承”。

这其中,“规”为铁制,形状为圆型或方型, “承”也称“台”,一般用石头做成。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到了唐代后期,一种更加新颖的饮茶方法被发明了出来.

此法将茶末置于茶盏之中,另在茶瓶之中煮水, 待水煮沸后,再持茶瓶注入茶盏中冲点, 由此,被称为“点茶法”。

此法最早见载于晚唐苏廙的茶书《十六汤品》。

所谓《十六汤品》,是将茶的煮法分解为十六种, 将煮水的沸滚程度分为三种,注水的缓急又分为三种,茶器种类的不同再分为五种,连煮水用的薪炭燃料也可分为五种,由是共计十六汤品,且都是点茶之法。

点茶法格外重视点汤的技法,强调注水时水流的通畅, 水量的适度,落水点的精准。

在点茶的过程中,还要用特定的工具不停地击拂, 以求生成浓郁而悬浮的泡沫,如细腻的积雪般覆盖在茶面上,经久不散,颇有点卡布奇诺的调调……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要做到高颜值的茶汤,就需要更细的茶末。

在苏东坡的笔下,细碎的茶末被称为“飞雪轻”、“瑟瑟尘”。

细腻的茶末制成的茶饼,被称为“茶团”, 其中最出名的,是福建建安凤凰山所产的“北苑茶”。

由北苑茶制成的茶团,分为“龙团”和“凤团”, 供北宋皇家和高级官员享用。

宋徽宗时,著名茶师郑可闻以茶叶“银丝冰芽”制成的“龙团胜雪”, 只取新茶当中的一缕,再以清泉水洗涤,使其闪耀着光芒,根根如银丝一般。

这种茶饼,每一团都要卖到四万钱之多,折合到现今约一万两千元。

嗯,一团“龙团胜雪”,就抵得上一个LV包包。

仁宗时,蔡襄所制作的“小龙团”,一斤就价值黄金二两,折合现今约六千元。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关于点茶法的讲究,那是一本书都写不完的。

谁让宋代的文人社会,个个都爱附庸风雅呢……

这里王老师就拣两个说说:

我们知道的大艺术家宋徽宗赵佶, 就是那个一手缔造出“瘦金体”和“靖康之耻”的皇帝,也是个饮茶的宗师。

他在《大观茶论》中提出“香、甘、重、滑”四字, 以个人喜好作为全国的饮茶标准。

他认为茶色务求“以纯白为上真”,并认为“压膏不尽,则色青暗”。

也就是说,他要求茶叶要在茶碾中研磨一整天, 直到糊状物均匀而细腻为止,

如此一来,茶本身的汁液被尽数压榨出了, 茶叶中的苦味也几乎荡然无存。

此外,在制作茶团中,还要添加淀粉和香料, 更高档些的,甚至还要加入龙涎香。

这种甘甜香浓的乳状茶汤,和如今我们喝的茶着实大相径庭。

点茶的过程,更加琐细而严苛。

备好茶末,烧好热水之后,先要以小火预热茶盏, 以避免注入的开水在冷茶盏中变凉。

再用一种叫“茶则”的长柄小勺, 从茶罐中舀出一钱七分茶末,倾倒入茶盏。

先加入一些水,调匀茶末,称为“调膏”。

怎么说呢,大概就跟搅合黑芝麻糊差不多的感受……

然后再用茶瓶向内注水,水温务必要适中, 因为偏凉的话,茶末会浮起,偏热的话,茶末又会下沉。

注水的同时,还需用“茶筅”击拂。

“茶筅”是一种竹制茶具,外形和打蛋器有异曲同工之妙。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击拂的动作也大有讲究,要渐进式发力, 以手腕的力道旋转茶筅,来回打击拂动,在宋徽宗《大观茶论》中是这么说的:

“势不砍猛,先须搅动茶膏,

渐加周拂,手轻筅重,

指绕腕旋,上下透彻,如酵蘖之起面。”

你们感受一下……

北宋时,点茶法发展到了“斗茶”。

斗茶,又名斗茗、茗战。始于唐,盛于宋,是古代风雅人士的一种雅玩。

具体就是两人互相点茶,比拼点茶之技的优劣。

斗茶的比拼,也大有学问:

只有当茶末极细,调膏极匀,火候适中,水温精确, 水与茶末的比例恰到好处,预热时时机拿捏到位,冲点时水流紧凑不断,击拂时动作娴熟连贯,最终点出的茶才能呈现完美的悬浮胶着状态。

形成的汤花匀细,就可以紧咬盏沿久聚不散, 这种最佳效果,名曰“咬盏”。

反之,若是汤花泛起却不能咬盏的话,就会很快散开, 汤与盏相接的地方,就会露出茶色的水线,称为“水痕”。

最终比拼的胜负手,就是看水痕出现得早晚。

水痕越晚出现者为胜方。

此中任何一步没有做到位,就很有可能在“斗茶”中败下阵来。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到了明朝时,明太祖朱元璋提倡节俭,否定了奢靡的“点茶法”。

他亲自下诏,令“罢造龙团,惟芽茶以进。”

所谓芽茶,就是指我们现在所用的散茶叶。

从此,饮茶进入到了“散茶法”时期,并延续至今。

直接在壶或盏中沏泡散茶,就成了饮茶的主流形态, 也便是我们常说的“泡茶”。

从此以后,饮茶方式发生了重大变革, 人们对茶的利用简单而方便了。

饮茶方式简约化了,人们只好转而追求茶叶自身的高档程度了。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

原文发布时间:2016-04-24

  • 古人从不泡茶喝,他们的喝茶方式实在变态…已关闭评论
  • 1,807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1日 上午 11:17:04   所属分类:百科冷知识
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