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瘦马”并非马,贫家幼女竟做货

不知朋友们对2007年末上映的电影——《投名状》还有没有印象,该片的故事大纲改编自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刺马案,由陈可辛执导,李连杰、刘德华、金城武、徐静蕾等主演。

在电影《投名状》里,徐静蕾饰演的角色名叫莲生,她七岁被卖到扬州当雏妓,从小被教导琴棋书画。当年,在莲生将要卖给大户人家做小妾的时候,她的儿时玩伴、如今的强盗二哥赵二虎(刘德华饰演)把她抢了出来,从此跟随二哥。可是,面对目不识丁的二哥,她始终无法付出真心的爱。后来遇上大哥庞青云(李连杰饰演),一见钟情,可世事无常,苍天弄人……

由徐静蕾饰演的莲生,便是一个典型的“扬州瘦马”!那么,“扬州瘦马”究竟是何含义呢?先请打盆清水将耳朵洗洗,坯逆翘楚这就为您细细道来,呵呵。

解析“扬州瘦马”一词,坯逆翘楚认为不妨将其拆解为两个词——即“扬州”和“瘦马”,先分开解释,再合二为一。

扬州的历史悠久,文化璀璨,古称广陵、江都、维扬等,其环境宜人,景色秀丽。扬州有着“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之称,被誉为“扬一益二”,更有“月亮城”的美誉,从古便商业昌盛,人杰地灵。

引申阅读1:中国唐代,经济文化达到封建社会的巅峰,城市经济持续发展。安史之乱以后,北方经济地位下降,长江流域地位上升。而长江流域的商业城市,以扬州、益州(成都)为两个中心,成为全国最繁华的工商业城市,经济地位超过了长安、洛阳。所以,当时有“天下之盛,扬为首”的说法,这便是谚语“扬一益二”的由来。

引申阅读2:扬州自古已有“月亮城”的美称,其得名来自历代歌咏扬州月亮的诗歌。特别是唐宋以来,歌咏扬州月亮的诗词歌赋数以千计。可以这样说,扬州的月,天下独秀;扬州的月,是诗,是梦,是历史,更是文化。

正因为如此,扬州在古代一直是两淮(淮南淮北)盐商的聚居地。要说明的是,这些盐商当年真可谓是富甲一方,生活奢侈程度足可与皇家媲美,他们的富足由此也养活了一大批傍其生存的行业,“养瘦马”就是其中之一。

“瘦马”的本意原不难理解,即瘦小病弱之马也,可只要在加上前缀“扬州”,那此瘦马就非彼瘦马了。

养瘦马,其实是中国明清时期的一种畸形行业,是为了迎合变态心理需求而产生的。所谓瘦马者,即窈窈弱态的女子也。养者,即调教。

瘦马是一个对女性带有侮辱性的词语,意为可以对女性任意摧残和蹂躏,如同役使凌虐弱小的马匹一般。为何称为“瘦马”?因为从事“养瘦马”的人(一般称为牙婆)低价买来幼女(一般来自贫苦人家),养成后再高价卖出去,这和商人低价买来瘦马,养肥后再高价卖出的经营方式一样,又因贫女多瘦弱,所以人们就称这类女性为“瘦马”。

明清时期,扬州盐商垄断全国的盐运业,腰缠万贯、富甲天下,故在当时全国,扬州“养瘦马”之风最盛。初买贫家幼女时不过十几贯钱,待其出嫁时,可赚达千五百两。一般百姓见有利可图,竞相效法,蔚为风气,“养瘦马”竟成了一项暴利的投资,有一大批人专门从事此项职业,扬州瘦马由此得名。

所谓“扬州瘦马”,实在是与马无关,其实是买卖贫家幼女的人肉交易。扬州城内,繁华骚动,歌舞升平。富人们总是喜欢一些怪异变态的消费和审美,在他们对“丰乳肥臀”审美疲劳之后,“瘦马”就运应而生。

在繁华的扬州城,一般贫苦人家养下了一个面貌姣好、丽质天生的瘦弱女孩子,长到七八岁时,就会有牙婆领去收养,称其为“瘦马”。

牙婆将贫家幼女买回来后,会根据她们的才貌专门请人调习(调理其肌肤,修饰其衣服),并教以莺歌蝶舞、琴棋书画、萧管笛弦、针线女红甚至房中秘术等等,以增加其价值: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百般淫巧”,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但主要则是被培养成财会人才,懂得记账管事,以便辅助商人,成为一个好助理;三等资质的女孩则不让识字,只是习些女红、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炉食、摆果品、各有手艺”,被培养成合格的主妇。

当然,所有这些煞费苦心的培训都是为了将来能找个好买主,卖个好价钱。调教的终极目标是要做到以瘦为美,个个苗条消瘦,以满足豪商巨富们的审美观。不过,光有形体瘦弱,这还不够。瘦马的举止投足,一颦一笑,都必须严格符合豪商巨富们的审美趣味。譬如走路,要轻,不可发出响声。譬如眼神,要学会含情脉脉地看。

经过大量的专门培训,至十四五岁时,这些“扬州瘦马”在各方面都具备了一个做小妾的条件。这时,就由养她们的牙婆向愿意出钱买妾的贵官公子、豪商巨富推荐。

挑选瘦马有着一套极为严格的鉴定程序,而其中最为客商看重的就是对于瘦马的小脚的评判。鉴定这“三寸金莲”也有着一套极详细的办法,并且人们还为此制定出了“瘦、小、尖、弯、香、软、正”等七条标准。

当贵官公子、豪商巨富上门看女出价时,一般由牙婆领路,到“瘦马”家坐定,先进茶。然后牙婆扶“瘦马”出,说一声“姑娘拜客”,“瘦马”就下拜,柔发如乌云者为上品。说一声“姑娘往上走”,“瘦马”依言行走,风摆杨柳款款走步,身腰婀娜、屁股肥大者为上品。说一声“姑娘转身”,即转身向明处而立,这是为了相面和相其身姿,瓜子脸、若鲜花为上品。说一声“姑娘借手瞧瞧”,牙婆将其衣撩起,手、臂、肤皆露出,这是为了看手看皮肤的细嫩,肤白如凝脂者为上品。说一声“姑娘瞧相公”,即转眼偷觑,藉此以看清姑娘的眼眉,秋波漾者为上品。说一声“姑娘几岁了”,即回答几岁,这是辨其声音是否动听,声出如莺者为上品。说一声“姑娘再走走”,牙婆即手拉其裙,脚随之而出,让买主近距离考察三寸金莲,若符合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大标准为上品。看脚也大有讲究:凡是出门裙幅先响者,其脚必大;高系其裙,人未出而脚先出者,其脚必小。最后,说一声“姑娘请回”,至此才算相完一个人。

如果相中了,就用金簪或玉钗插在她鬓发上,若看不中,只需出几百文小钱赏给牙婆即可。当时,凡买一个自己相中的“瘦马”,一般花一千至两千银子,买下后,娶回去。而这个女子的生身父母,得到的卖女身银多不过一二十两,其余的均付给收养“瘦马”的牙婆。这实际上是视女子为商品的纯买卖的人肉交易。

经过苛刻调教后养出来的瘦马,卖得快,价钱也好,会被卖到全国各地。当时扬州城里,有数百人如同牲口贩子一样,做着瘦马买卖。那些大腹便便的盐商,只要稍稍透露了纳妾之意,他们身边围聚着的人口贩子就会一窝蜂扑将上去,如同苍蝇附膻般撩扑不去。这些人中,有牙婆、驵侩(所谓“驵侩”,是专门说合牲口贸易的中间商,他们做牲口赚不了钱,就来做瘦马生意,而且这种瘦马买卖,行情看好,利润颇丰,商人逐利,自然蜂拥而来)。

盐商买瘦马,一为自用,为妾也好,作婢也罢,总之,瘦马为他们提供后备美女库;二为贿官,这对盐商而言,也许是无奈的,官不离商,商不弃官,官以削商而致富,商以养官而护己,于是便投官所好,或贿金银,或贿古玩,或贿玉宝,有那一等好色的,便贿瘦马了,由是,瘦马成了盐商结好官员的特殊礼品。

嫁入富家的“扬州瘦马”,从此成为了人家的宠妾、艳婢,运气好的,颜色未衰之前享尽富贵,运气不好的,被正妻杖毙、投井等也不足为奇。

并不是所有的“扬州瘦马”都能嫁入富家,最后,有些被挑剩下的“瘦马”情形颇为凄惨——她们不得不被送入烟花柳巷,秦淮河畔的“扬邦”歌妓便大多是“瘦马”出身。每天入夜后,她们涂脂抹粉,打扮妖冶,出入巷口,游离于茶楼酒肆门前,谓之“站关”,灯前月下,面色苍白,已无人样。这些“站关”的可怜瘦马,有的直至夜间都找不到主顾,最后黯然离去:“夜分,不得不去,悄然暗摸如鬼。见老鸨,受饿,受笞,俱不可知矣。”

“春风十里扬州路”,笙歌燕舞,脂浓粉溢;夜色深处,多少“瘦马”,无人记得。时至今日,扬州人还在口头流传的一句俗语“娶马马”,意即娶老婆,这个马,大概便是从“扬州瘦马”一词演化而来。

  • “扬州瘦马”并非马,贫家幼女竟做货已关闭评论
  • 1,00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1日 上午 10:59:24   所属分类:百科冷知识
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