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还会不会出现华南虎

虎是现存的最大的猫科动物,现今世界上,只存在有一种虎,就是Panthera tigris。根据目前的化石资料来看,虎起源于200万年前的中国,后来沿着西北和东南两个方向扩散,在长期的分化过程中,又逐渐适应了各地不同的环境,演化为9个(长期以来都是8个,但2004年将马来虎从印支虎中剥离出来)体型、毛发厚度各有差异的亚种,即:

华南虎P. t. amoyensis

西伯利亚虎P. t. altaica

孟加拉虎P. t. tigris

印支虎P. t. corbetti

马来虎P. t. jacksoni

苏门答腊虎P. t. sumatrae

巴厘虎P. t. balica

爪哇虎P. t. sondaica

里海虎P. t. virgata

长期以来,虎一直占据着生物链最顶级捕食者的位置,几乎没有天敌。然而我们智人几乎是所有物种的天敌,伴随着智人的崛起,虎的生存也就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危机,最终和其它物种一样败下阵来。总的来说,人与虎的冲突是复杂且全面的,因为人类活动对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栖息地割裂且破碎化,人兽冲突导致的报复性捕杀,虎制品贸易所导致的的商业性捕杀。

作为顶级捕猎者,一只成年虎平均每3-6天就需要18-40公斤的肉类,而虎在野外的捕食成功率大概在1/10-1/20左右,为了满足觅食需求,成年孟加拉虎需要大概10-30平方公里的领地,华南虎大致需要100-200平方公里,而高纬度地区猎物丰度较低,成年的西伯利亚虎(东北虎)则可能需要多达900平方公里的领地才能维持正常生存。显然,人类活动的加剧必然会挤压虎的生存空间,一方面是虎的生存空间被压缩,一方面是人类农田、道路和水利工程阻隔,导致的各栖息地无法连接,这种栖息地“割裂且破碎化”的现状,是造成野生虎种群缩小的一个基本原因

而基于这个基本原因,又引发了人与虎的人兽冲突。人类对栖息地的占用,自然也会影响虎的食物的种群生存,而人类出于对食物、皮革等的需求,又回去捕猎虎的食物——比如野猪、鹿等,这就加剧了虎的食物危机,那么虎为了果腹,就有可能被迫袭击人类的家畜,牧民、农户自然不会甘心忍受自己家畜的损失,便常会采用下毒、陷阱等方式报复。

此外,虎毕竟是一种攻击性极强的大型猛兽,随着人类活动范围与虎的活动范围高度重叠,人与虎的直接“流血冲突”也时有发生。在爪哇和印度等野生虎密度曾经较多的地区,虎伤人的事件每年都会发生,仅1880-1890这10年,印度就有900人被虎致死。消除“虎患”,是人类主动消灭老虎的一个重要动力。

野外还会不会出现华南虎

而长盛不衰的虎制品贸易,则是压垮野生虎生存的最后一根稻草。在东亚地区传统文化里,虎浑身上下从胡子到肉,从牙到皮,从骨头到生殖器,无一不是人们趋之若鹜的珍宝。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数据显示,1998年-2002年间,平均每年有50头苏门答腊虎被猎杀;韩国在1975年-1992年间进口了6吨虎骨,相当于500至1000只老虎;缅甸的虎骨黑市在1970年-1993年间共输出超过5吨的虎骨,主要进口国是我国。 尽管1987年国际上就颁布了虎制品贸易禁令,我国1993年也禁止了虎制品使用和交易,但目前在黑市上,一张虎皮的价格是30万起步,一瓶虎骨酒大概是3000元人民币。而且时至今日,仍有一些机构在力推虎骨贸易的合法化。巨额的利益,导致了对虎的偷猎活动屡禁不止。

在以上多种现状的共同作用下,虎的各个亚种普遍濒临灭绝。在上个世纪初,全球范围内还有10万头左右的野生虎生活在二十多个国家,然而到了今天,虎的野生种群数量已经急剧萎缩了97%,巴厘虎、里海虎、爪哇虎更是相继在1937年、1981年和1983年宣告灭绝——包括人工养殖的都死绝了。此外,各亚种虎的野外栖息地面积也大幅萎缩了93%。

中国是虎的发源地,也是拥有虎亚种数量最多的国家,由于曾分布于我国境内的里海虎(也是我们中国人熟悉的新疆虎)已经灭绝,现在生活在我国的虎的亚种有4个,分别是华南虎,西伯利亚虎(东北虎),孟加拉虎和印支虎。

这四个虎的亚种中,华南虎是最为独特的。这种虎是中国所特有的,也曾是中国境内最常见的一种虎,根据历史记载结合化石证据可以推测,华南虎曾广泛分布在东起浙闽边境,西至青川边境,北抵秦岭黄河一线,南达粤桂南陲,我们古人关于虎的绝大多数描述,说的都是华南虎。

然而不幸的是,我国人口稠密,对虎的栖息地的破坏、人虎冲突都更为突出,还是最主要的虎制品消费国,这导致我国的野生虎处境尤为窘迫。根据工程院马建章院士的估计,截止2015年,生活在我国的各亚种虎野生种群总量约为50只,其中:

野生西伯利亚虎20只左右,主要分布在黑龙江、吉林东部的中俄边境地区;有研究认为,2016年中国境内野生西伯利亚虎种群可能已经扩大到30只,但这个数量需要经过全面调查后才可以确定;      

野生孟加拉虎20只左右,主要分布在西藏墨脱地区及印控藏南地区(额,毕竟自古以来……所以也算作我国的……);

野生印支虎10只左右,主要分布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中老、中缅边境地区。但2009年2月一只野生印支虎被盗猎之后,此地再未发现确切的印支虎踪迹。

而华南虎,这个可以和大熊猫的的中国生物旗舰种的处境就更为令人揪心。建国之初,我国尚有野生华南虎4000余头,但五十年代,针对华南虎开展了一系列有组织的“除四害”捕杀,各地出动部队和民兵对华南虎进行围捕,仅1956年一冬,福建地区就捕杀了530多头虎、豹,在此期间,各地组建了多支专业的打虎队伍,也涌现出一批“打虎英雄”和“打虎先进个人”,至1979年,部分地区党报仍在宣传“打虎英雄事迹”。经过这次浩劫,华南虎野生种群急剧萎缩,至1982年统计,以不足150只。直至1989年,华南虎终于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却已无力回天。自1983年在湖北恩施发现一只华南虎幼虎之后,虽然各地偶尔也有疑似发现华南虎脚印、粪便、听到华南虎虎啸的报告,但再也没有确切的发现野生华南虎的证据。

野外还会不会出现华南虎

当然,在打虎活动中,也有一些野生华南虎被生擒并送至各地动物园人工繁育,目前人工繁育的华南虎数量究竟有多少,各口径的数目各有不同,比较权威的数据是重庆动物园副园长殷毓2014年接受采访时提到的,当时全球的人工繁育华南虎数量为109只。由于多次开展野生华南虎搜寻都未有成果,复兴华南虎种群的希望就落在这一百多只人工繁育的华南虎身上。

但是非常尴尬的是,现有的100多头圈养华南虎,其实都是6只华南虎的后代。其中,由贵州黔灵公园繁育而来的圈养华南虎,是由一雄二雌三只华南虎(均为在贵州捕获的野生华南虎)繁育而来,被称为黔系。由上海动物园繁育而来的圈养华南虎,是由一雄二雌三只华南虎(一只雌性为福建捕获,其余两只为贵州捕获)繁育而来,被称为沪系。两系的华南虎在80年代中期汇合繁衍,这6只华南虎也就是目前所有人工圈养华南虎的共同祖辈。由于高度近亲杂交,圈养华南虎出现了极高的幼崽死亡率(30日龄幼崽死亡率一度高达44%)和多发的短尾、弓背、畸形、不孕不育等各类遗传症,除此之外,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罗述金教授的研究还发现,目前的圈养华南虎种群,甚至还带有印支虎的遗传信息。

高度近亲交配引发的华南虎遗传多样性缺失,是华南虎野化工作面临的第一个困难,除非发现足够多的野生华南虎并成功与圈养华南虎交配繁殖,否则该问题无解。

再谈谈目前的国内是否有适合华南虎野化的栖息地。本世纪初,国家林业局、北京林业大学黄祥云、胡德夫、东北林业大学刘伟石及美国鱼和野生动物管理局相关人员组成中美华南虎联合调查队,对湖南壶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江西宜黄县省级自然保护区、湖南桃源县乌云界省级自然保护区进行了调研,研究结论是:大型有蹄类动物数量少,人类活动强度大,栖息地生境破碎化严重,(华南虎)生存环境严重恶化。以宜黄自然保护区为例,该保护区内不存在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的完全无人为活动的区域,现有的野生动物资源也较少,甚至不如东北地区的林区,而当地居民与华南虎在历史上矛盾冲突十分尖锐。而2004年对壶瓶山保护区的调研发现,虽然该保护区面积达6.66万公顷,与邻近的湖北后河保护区相加后的面积更是达到了7.69万公顷,但由于野生动物多样性和密度低,人类活动多,这么大的保护区,也至多能容纳2.23只华南区的生存。而被视为最有可能进行华南虎野化工程的福建梅花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存在相同的问题,以至于在圈养华南虎的时候,还需要圈养野猪和鹿用以提升该地区的生物密度。

没有适合华南虎种群繁衍生存的区域,是华南虎野化工作面临的第二个困难。

而人兽之间尖锐的矛盾冲突,也是华南虎野化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前一段我们提到,由于候选的几个华南虎放归自然地点中都有大量的人类活动,保护区内食物资源也并非特别充足,那么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华南虎捕食家畜、袭击人类的情况发生。而目前,我国并没有《野生动物损害补偿法》,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里,也没有明确的动物损害补偿条例,虽然有个别省份在本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实施办法里列出了野生动物损害的补偿规定,但具体实施起来,又面临补偿资金不足、覆盖面窄等一系列问题,而更多的地区则根本没有相关规定,只是依靠一些NGO自筹资金进行补贴。那么,得不到补偿的当地居民便倾向于报复性的捕猎野生动物。具体到华南虎则更为棘手,我们很难保证华南虎在野化后不会袭击人类,一旦发生虎致人死亡的情况,将会引发极大的社会关注。那么,是否应该将华南虎野化区域的居民全部外迁?这个工程量有多大?是否能彻底贯彻?都很难说。

尖锐的人兽冲突没有合适的解决途径,是华南虎野化工作面临的第三个困难。

此外,屡禁不止的虎制品贸易依然存在。其根源一方面是旺盛的市场需求,一方面是部分人工养殖虎场的利益推动。咱们国内人工养殖虎场的养殖规模已经达到5000多头,该行业内的人多年来一直希望虎制品贸易合法化。但是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如果虎制品可以合法交易,那么,你如何能区别这个虎制品到底是人工养殖的还是野生的?你如何能杜绝有些人为了牟利,不惜盗猎野生虎,然后以养殖虎的身份合法的出售?不客气的说,如果开放人工养殖虎的虎制品合法化交易,也一定会给野生虎的生存带来极大的挑战。

旺盛的虎制品需求,以及由此催生的盗猎问题屡禁不止,是华南虎野化工作面临的第四个困难。

事实上,华南虎野化,并非一个新的思路,早在2000年,就有全莉推动的“拯救中国虎 ”(Save China's Tigers)国际联合会在操作这个工作,该基金会在2003年最终于国家林业局合作,将几只华南虎运抵南非老虎谷进行野化训练,并计划从2008年开始分批次将野化成功的华南虎运回国内。但该项目自启动之初,就一直深陷舆论漩涡,有观点认为华南虎野外生活环境与南非截然不同,适应了南非环境并不代表华南虎可以在中国进行野化;也有观点认为华南虎野化的其它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即便在南非野化成功,对整个华南虎野化放归也没有太大的推动作用;甚至也有一些尖锐的声音指责全莉是在走私国宝。时至今日,华南虎远赴南非留学已经第14个年头,原定于2008年启动的回归计划截止今天仍未实现,而2012年,全莉指责其丈夫斯图尔特·博锐挥霍基金会资金用以维持奢侈生活,随着全莉与博锐婚姻的终结,作为创始人的全莉也被排挤在南非华南虎野化项目之外。这个项目未来走向如何,仍未可知。

所以我们回到一开始的问题:华南虎会真正回归野外吗?

我们大概归纳一下。华南虎的困局是由于栖息地的破坏、人类活动的加剧、人类出于商业或报复性的捕杀、以及圈养华南虎的高度近亲繁殖共同造成的。这些问题至今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虽然有诸多国内和国际人士一直在为复兴华南虎野生种群而努力,但目前来看,希望并非没有,但困难非常大。

  • 野外还会不会出现华南虎已关闭评论
  • 2,283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1日 上午 10:59:17   所属分类:百科冷知识
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