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二房、姨娘、通房丫头都是妾,但在地位待遇上有什么区别

妾一般是指中国古代一夫一妻多妾制结构中,地位低于妻的,男子在妻以外娶的女子。《红楼梦》中用了很多篇幅描绘妾们的生活。

她们的生活状态正是古代社会妾们的真实生活状态。走近她们,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感受那个时代法律道德、意识形态对女子的种种不公,也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作者曹雪芹要“为女子做传”的良苦用心。按照地位的高低,我们可以把《红楼梦》中的妾划分为三档:二房、姨娘、通房丫头。

尤二姐是被贾琏用娶正妻的规格娶进花之巷的。有媒有聘,有迎有送,拜天地,祭鬼神,下人称奶奶,并认尤老娘为老太太。但是我们知道,中国古代除唐代的并嫡与清代的兼祧之外,正妻只有1个,除非她死了、被休了、腾出位子了,否则再娶就是犯罪行为。《大清律·户律·婚姻》规定“妻妾失序”时是很严厉的,“凡以妻为妾者,杖一百。妻在,以妾为妻者,杖九十并改正。若有妻更娶者,亦杖九十,(后娶之妻)离异(归宗)”。二姐和贾琏在花之巷的开心日子是包裹着隐忧的,是见不得光的,所谓 “把凤姐一笔勾倒”,是一种自我麻醉。俩人心知肚明,二姐只是贾琏的“外室”而已。

外室,是不被法律与世俗承认的。一辈子不能回祖宅,不能入宗族,要想认祖归宗,回家就得执妾礼,想入族谱也只能是妾,子女只能记妾生子。在那个时代,如果不被丈夫家族接受,死后不能入祖坟就成了孤魂野鬼,无法享受子孙祭祀,性质是很严重的。这也是为什么二姐在花之巷享受着女主人的荣光,也有着独立的管家权的情况下,还是一心要进荣国府,哪怕知道大房“凤姐”非常泼辣不肯容人也在所不惜的原因。

凤姐第一次去见二姐,口里自称“奴家”,二姐只行“万福”礼,这表明她们是“大房”“二房”的姐妹,不是上下级的主奴。“二房”比其他的小妾地位就高在这里。尤二姐被赚入贾府后,凤姐告诉别人的,也是一年后才行圆房,“屋子收拾得和我(凤姐)一个样子”,这是娶二房的大礼。二姐以平民之女的身份嫁给了京城的富贵公子,实现了她梦寐以求的夙愿,人生可谓完满。但她不知道,二房太接近正妻的位置,可以说,只有半步之遥,加之凤姐没有儿子,二姐再生了儿子,凤姐的地位就不再是固若金汤不可撼动。凤姐这个人安全感本来就弱,这下好了,这么大一根刺扎在她的心里,她不下狠手除掉二姐,还是贾母口中的“霸王”吗?尤二姐最终心灰意冷、吞金自尽,空做一场豪门梦,死后被葬在城外乱草堆中,幸而还有妹妹的孤魂作伴。

《红楼梦》中做二房的也不全是悲剧收场。丫鬟娇杏在街上买线,被路过的贾雨村偶然看见,因为觉得之前娇杏对他青眼有加,“ 雨村托封肃娶娇杏作二房,封肃喜得屁滚尿流,巴不得去奉承,便在女儿前一力撺掇成了,乘夜只用一乘小轿,便把娇杏送进去了”。“ 谁想她命运两济,不承望自到雨村身边,只一年便生了一子,又半载,雨村嫡妻忽染疾下世,雨村便将她扶作正室夫人了”。脂砚斋忍不住批曰,可知世人原在运数使然。

红楼梦中二房、姨娘、通房丫头都是妾,但在地位待遇上有什么区别

姨娘和正妻的地位就差得远了。姨娘虽然在配制上,脱离了奴才的属性,比如拥有两个小丫头,有月银,有自己独立的休息场所,晨昏定省也能跟着正妻一起在公公婆婆那里露个脸,但,实际身份还是奴才。《红楼梦》中小戏子芳官就曾揭赵姨娘的老底,“我又不是姨奶奶家买的,梅香拜把子大家都是奴几”,公众场合,嫡子宝玉来了,赵姨娘要殷勤地打起帘子。说白了,姨娘只是侍候丈夫的工具和传宗接代的工具。姨娘生的孩子,属于正妻,叫嫡母为母亲,叫生母为姨娘。庶子得了功名,朝廷要封其嫡母为诰命夫人。正妻和姨娘死后待遇也不一样,正妻进祖坟和丈夫合葬,姨娘死后一般是没有资格进祖坟与丈夫合葬的,也不列入宗族牌位,不能接受后代子孙的供奉。

探春和贾环为赵姨娘所生,作为庶出的少爷小姐,物质上的配制和嫡子女没多大区别,探春出场时和其他两个姐妹穿着是一样的,贾环和宝玉一样也是“一屋子丫头婆子”,凤姐的“给宝玉就必定给环儿”,贾政在物色宝玉的小妾时不忘给贾环物色一个,都说明了这个问题。因为清朝法律规定,除了庶子一般不能承奉祖庙的祭祀和承袭父祖的地位,普通官僚人家,嫡子与庶子基本平分家产,差异不大。赵姨娘耿耿于怀的地方在于,贾政正妻王夫人抚养了她所生的女儿探春,造成女儿和她之间的隔阂,而儿子作为“三爷”不受贾府待见。

红楼梦中二房、姨娘、通房丫头都是妾,但在地位待遇上有什么区别

虽是姨娘,但她的野心是独得贾政这一支的所有财产,她用魔魇法打算要了嫡子宝玉的命,其根本目的就是断了王夫人的后,然后庶子上位,不能不说赵姨娘太贪太蠢了,这也是为什么读者在读红楼时不喜欢赵姨娘的原因。

常常和赵姨娘相提并论的是贾政的另一个姨娘——周姨娘。周姨娘没有儿女,性格安静。如果说二姐和娇杏的悲喜是因为运数使然,那么周姨娘和赵姨娘的悲喜便是性格使然。《红楼梦》中还有若干小姨娘。秋桐是贾赦赏给贾琏的姨娘,这算是过了明路的,仪式仅仅只是“凤姐派了一辆车接过来”而已,但秋桐洋洋得意,毕竟贾琏是个年轻公子,又“唯她一人是命”。同样17岁的嫣红则是“花白胡子”贾赦花八百两银子买来的姨娘,她的生活如何,作者未给我们细细描绘,但旁写了紫鹃在潇湘馆竹梢上发现她放的风筝,做得精巧细致,这或许暗示她其实是个聪慧女子,日子却并不如意。

红楼梦中二房、姨娘、通房丫头都是妾,但在地位待遇上有什么区别

通房丫头离姨娘的地位又差很远。基本没什么保障。古代男子纳妾有规定,像贾政这样的官员一般是一妻两妾,贾政严格遵守了这个规定。这可见贾政做人的端正严谨,并不是一般人认为的一味假正经。但其他官员却不甘心,为了尽享美色,就会想出各种办法规避法律。通房丫头应运而生。因需要为男主人提供服务,所以她们的房间与主人的房间是相通(或者紧邻)的。但如果没有生育,可能在色衰后被遣出嫁給家生子。

平儿就是个通房丫头,下人都尊称一声“姑娘”。凤姐就连最亲密的平儿都不肯给个小妾的身份,可以想象她对其他女人的容忍度。通房丫头将来生育了子女,可晋升为姨娘,这条路对于平儿来说基本是堵死了,因为平儿为了自身的安全,自觉主动的远离贾琏。丈夫想离弃妻子可依据“七出”条款,却也有相应的“三不去”条款相对抗,男子在休妻时总要整体考虑社会舆论、道德规范,甚至家族的整体权益,很多时候不可能真的休弃已经结婚多年,并且生育了儿女的老妻。但通房丫头不同,平儿对凤姐再忠诚,凤姐也可以随口开个玩笑,“你(贾琏)要爱她(香菱),不值什么,我拿平儿换了她来,好不好”即使看起来很风光的通房大丫头,也可以被男女主人随手转赠他人。特别说明的是,明清时法律不禁止在正妻缺位的情况下扶正通房丫头。平儿最后的结局是被贾琏扶正,虽是续书,但作者也是清人,也能印证当时通房丫头扶正的规定。

红楼梦中二房、姨娘、通房丫头都是妾,但在地位待遇上有什么区别

袭人算是未过明路的通房丫头,所以晴雯讽刺她,说“明公正道的连个姑娘都没挣上呢,哪里就称起我们来了?”说得袭人脸紫涨。而袭人最终的结局也是被贾府遣出,嫁给了社会地位低贱的戏子蒋玉涵,这其实是对有着“争荣夸耀”之心的袭人的极大讽刺。

在我们的印象中,妾基本都是以受欺负的面目出现的,但生活是复杂的,《红楼梦》的作者又用紫鹃的话写出关于妾的更深广的社会现象,“公子王孙虽多,哪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娶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丢在脖子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的”。是的,那个时代用法律道德、意识形态保障正妻的权利,但是太多的妾甚至丫头可以利用男人喜新厌旧的天性占据更有利的位置。荒淫大过规则,享乐超过一切,毕竟保障男性受益才是那个社会的本质。说到底,无论妻妾谁占上风,受害的都是女人。

文:樵髯

参考文献《红楼梦》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红楼梦中二房、姨娘、通房丫头都是妾,但在地位待遇上有什么区别已关闭评论
  • 2,19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30日 下午 13:52:18   所属分类:百科冷知识
小明